复盘中国手机历史性崛起:从边缘到未来中心的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01 17:42

从全球视角看,中国的智能手机行业已成为一个英雄辈出、活力无限的领域。在这个行业里,大家见过恐龙的灭绝,见过武士赢得了闪亮的盔甲之后又再次丢失,今天还被奉为真理的事情明天就可能变成了失败的导火线。在这样一场智慧和创造力相互角逐的极限战争中,有人在保卫战略中心地位,有人在创造新的边缘机会,但所有玩家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成为新一代霸主。

常识是:我们都知道,想要成功就必须高度聚焦;悖论在于:现实往往只能是“资源有限下的聚焦”。如果过分聚焦,这会直接导致你无法调整自身,从而无法跟得上外界变化万千的世界。在生物进化中,那些拥有某一方面超长特质的动物都因周围环境的变化而灭绝了;如果企业过分聚焦,那么就很难快速改变它们的焦点适应新变化,无法从中心走到边缘的未来中心,时代变了就会被淘汰。

不得不承认,这其实是一个前后为难的局面。也正因如此,那些冉冉升起的新星和过气英雄的故事才让我们如此着迷。

回顾手机行业历史

手机作为智能消费电子的产业发展起步于2007年。那一年,苹果的iPhone横空出世,掀起了一场天翻地覆的革命——把手机从只能接听电话的仪器变成了我们可以随身携带的小型电脑。

这并不是一场技术革命,毕竟这些技术此前就已经存在了。苹果是将这些既有的技术重新打包,从而改变了大家对于手机的认识(其实苹果都算不上是自己研发出这个新技术组合,而是从剑桥大学的计算机系直接拿走了名为“零食”原形)。

对于此前从未涉足过通讯行业的苹果来说,这绝对是一场战略性的创新,从边缘走向中心的变革。早在1990年代他们曾经尝试过开发名为牛顿的PDA私人电子助手,但并未获得成功。

手机从而变成了“通讯与娱乐”等功能集成工具,这一改变引发了产业内部的巨变。最直接的结果:市场的领头羊,诺基亚,虽然可以做出最好的移动电话,并且还赢得了很多设计大奖。然而却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,最终面临被淘汰的命运,并于2015年退出了手机产业(后重新复出)。

亚洲市场的中国、韩国在过去不断增长而且还高手云集,这些手机厂商都时刻紧盯着这可以用来通话、视讯会议、游戏、照相、存储的灵活的智能手机,他们时刻准备着,并且也有能力,可以利用好每一个隐藏在这小小手机背后的机会。 

而在诺基亚走下神坛的同一时期,我们可以确认的就是在2011年之后,中国智能手机行业经过长时间孕育,在3G和4G的切换时间窗口里,市场重新洗牌的机会由此而生。而之前的诺基亚、TCL、波导、HTC、三星甚至苹果等长期站在行业中心的巨头,就是被这一系列的“边缘”人和事儿打下了神坛。

本文,我们力求共同探讨的核心问题是——华为、荣耀、小米、OPPO和vivo这些中国手机历史性崛起的深刻逻辑在于行业领先的战略能力,在这场世界性的顶级公司参与的强手争霸中,中国手机品牌不仅学习对手,也不断从自身的边缘视角寻求机遇。

历史:中心化傲慢让国际巨头衰落

先从一个生动的故事谈起。

2013年秋,OPPO越南负责人Jacky把200万美金拍到桌子上,对控制越南40%手机零售市场的移动世界老板Tom(化名)说:只要你们让OPPO进店,这200万美金是一年的利润保证金,你们稳赚不赔。

这是越南调研中一位经销商绘声绘色讲起的,他想表达的就是OPPO在越南如何从四大渠道垄断巨头的缝隙里打响和三星的争夺战。

那时候的OPPO刚刚在国内稳住阵脚,但已经将目光投向东南亚的越南、印尼等和中国市场相近的人口大国。而OPPO在当地启用的合伙人年轻得让人难以理解,这些25、26岁的年轻人在2016年的年收入就达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,对应越南平均月工资1500元左右。

而当时主导越南市场的三星的中高层平均年龄大概在45岁左右,采用传统的跨国公司运营矩阵,稳扎稳打。OPPO作为挑战者却剑走偏锋,形成了一个高度垂直、年轻人主导的竞争性组织。

从移动世界的角度看,他们觉得市场为零的OPPO还没有零售阵地就开始砸广告是非常冒险的,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还是理性的接受了这位挑战者,这也有了后来OPPO在越南的快速崛起。2019年OPPO在越南的市场销售份额超过15%。

复盘中国手机历史性崛起:从边缘到未来中心的

2017年OPPO在越南的“绿色”风暴,周掌柜拍摄